千夜一夜

我不敢下苦功琢磨自己,怕终于知道自己并非珠玉;然而心中又存着一丝希冀,便又不肯甘心与瓦砾为伍。

做噩梦了,梦见我爸硬是要从学校把我带走,我打电话给我妈,问她怎么不来接我,我心里知道我妈一定和我爸达成了某些共识,然后我吓醒了

评论
返回顶部
©千夜一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