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夜一夜

我不敢下苦功琢磨自己,怕终于知道自己并非珠玉;然而心中又存着一丝希冀,便又不肯甘心与瓦砾为伍。

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青春的伤痛?为什么身边好像只有我有?为什么我要有这种青春?

评论(1)
返回顶部
©千夜一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