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夜一夜

我不敢下苦功琢磨自己,怕终于知道自己并非珠玉;然而心中又存着一丝希冀,便又不肯甘心与瓦砾为伍。

其实我很害怕失去朋友,哪怕只是聊了很短时间的朋友,只有一个暑假,然后就再也不说话了,很害怕吧,明明当时聊得那么开心,现在就和陌生人一样,老死不相往来,除了偶尔的手误,让你以为她还活着,其实人家只是手误,再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,真是难过,可能始终是我一厢情愿吧

评论(2)
热度(1)
返回顶部
©千夜一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