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夜一夜

我不敢下苦功琢磨自己,怕终于知道自己并非珠玉;然而心中又存着一丝希冀,便又不肯甘心与瓦砾为伍。

—— 一点碎碎念

今天看见有人说要当老师,必须要考什么什么证,要怎样怎样的文化水平,要师范大学才可以...
其实就是这些过了,某些人还是不适合当老师。记得我小学某个语文老师,有一天我两个同学在操场排队的时候讲话了,然后她罚她们站了起码半节课,那时候好像是夏天,大家都回到教室上课,留下她们在大太阳底下罚站...因为我小学在乡下,她自己是几公里外的城里调来的,就经常骂我们乡下孩子,没教养,然后天天白眼🙄️
高中的副校长,一个教生物的老师,偶尔给我们代课,教得并没有我们生物老师好,但是硬要来教几节课...我想死抑郁的时候,抓着我的手说不上学就要变成社会人,还会有社群民警定期走访...
我觉得这种人还是别当老师的好,免得给学生留下像我这种一辈子忘不掉的阴影

评论
返回顶部
©千夜一夜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