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夜一夜

我不敢下苦功琢磨自己,怕终于知道自己并非珠玉;然而心中又存着一丝希冀,便又不肯甘心与瓦砾为伍。

以前有个前桌,某一天就没来上学,后来断断续续来了几天,最后告诉我,他得了重度抑郁,然后就这样消失了
我以前还不能理解,直到发现自己不就是第二个他吗

评论
返回顶部
©千夜一夜 | Powered by LOFTER